财新传媒
文化 > 思想 > 正文

[随笔] 屁股与笑脸

2004年03月20日 00:00 来源于 caijing
  几年前,电视上的综艺游戏节目基本还是《快乐大本营》和《欢乐总动员》两强对峙的局面。一些研究者发现,这两个几乎同时播出的节目平均收视率大体相当,但在内部时段上却呈现出一种互为消长的格局。具体来说,就是《快乐大本营》在开头和结尾处于优势,而《欢乐总动员》则在中间部分占了上风。更仔细观察,就能发现《欢乐总动员》中部的制高点是在它的“模仿秀”片段。所以《欢乐总动员》几年来改版多次,“模仿秀”的模块却一直岿然不动。
  大家都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有一段时间,各个综艺游戏节目都纷纷加上了类似“模仿秀”的段落。但电视有一种先入为主的特点,开创性的样式一旦抓住了观众的注意力,后来的仿效者就很难再打开局面。何况“模仿秀”的资源有限,适合被模仿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当红明星,而能够模仿到相当层次的业余爱好者也并非遍地皆是。于是更有追求的电视制作者就进一步探索“模仿秀”成功的内在因素,而且发现,模仿虽然是个不错的噱头,但最抓观众的地方却不在这里。真正让观众投入热情的可能是这种样式的另外两种因素:一是它的竞赛性,二是它让默默无闻的普通人能够瞬间辉煌的造星效应。
  英语里game这个词,我们有时译作“竞赛”,有时译作“游戏”,用法不尽相同。总结起来,game就是“玩儿”,是一种既不像生产劳动那样能够创造物质财富,也不像学术、艺术那样能够创造精神财富的人类活动。因为什么也不创造,我们的祖先历来对这种活动评价不高,“业精于勤而毁于嬉” ,这个“嬉”就是game。
  但人类不分中外古今,“嬉”了好几万年,自然有其道理。有专家研究认为,对于儿童,游戏是重要的学习过程;而对于成年人,游戏是宣泻负面情绪,保持心理健康的有效方式。换言之,只要是正常的人,就需要游戏。而电视非常重要的一种文化功能,就是作为一种为公众提供游戏的工具,起着消解社会心理压力的减压阀的作用。就像文化学者费斯克所说,电视节目中的狂欢因素“可以回避日常生活中的种种压抑,并使得权力关系暂时隐退”。
  再看上面说的“模仿秀”,竞赛式程序强烈的戏剧冲突和最终结果的悬念很有些刺激性;而让普通人瞬间成为明星造就了一个“真实的梦境”,比灰姑娘式的虚拟故事更契合平民的英雄梦想,更容易让观者体验一次心灵的狂欢。于是,不再专注模仿,而是把展示百姓才艺,包装平民英雄作为主旨的综艺游戏节目款款走上屏幕,中央台的《神州大舞台》、北京台的《梦想成真》、浙江台的《大擂台》都是这种路数。但真正把公众心灵的狂欢做到极致的,还是最近出现的《非常6+1》。
  在茫茫人海中“随便”找出3个普通人,经过6天的强化培训,在最后1天登台表演,决出1个优胜者。这就是《非常6+1》的基本内容。这个过程“将不同年龄、背景和社会地位的人们聚合在一起,分享一种共同的体验,以创造共有的意义和统一的身份的活动” ,并且通过强烈的仪式感,制造出一种宗教节日般的气氛。在这个特定时空中全部既成的社会等级差异都被暂时消解,节目虚拟了一个在规则面前人人平等的特殊环境,让低端观众群体在参与性收视中体验一种“人人平等”、“靠实力就能获胜”的安全感,这也可以说是暂时的人格提升。
  这就是狂欢节“假面效应”,戴上面具,人人平等。在《非常6+1》这类狂欢式的游戏节目中,参与者和观赏者临时的平等地位虽然是乌托邦式的,却也为升斗小民带来了相当大的满足感。
  这里还应该提一提《非常6+1》的主持人李咏。在中央电视台,在中国的电视界,他都是一个另类。不单长得不帅,口无遮拦,更主要的是他的低姿态。我们的电视主持人多少都有一点强势媒体的霸气,李咏没有,在《非常6+1》里更是适当其位。就像嘉年华庆典中往往有一个小丑国王,李咏在《非常6+1》欢迎善意的贬损,也喜欢自我解嘲,往往把自己处于一个比参赛者,比现场观众和电视观众都低的位置。
  近来流行的一则短信说,人生像是猴子爬树,往上看,全是屁股,往下看,全是笑脸,位置越高,看到的笑脸越多,屁股越少。我们的电视观众大都处在这棵树的底端,平常见的多是屁股,当电视作为娱乐工具的时候,让大家多看笑脸,少看屁股,何乐而不为?■
作者为北京广播学院教授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从0到1 李显龙 去杠杆 辅仁药业 人工心脏 索罗斯 alphago 存贷比 十三届三中全会 强奸罪 华兴资本 丰城电厂事故 奥朗德视察航母 东部战区 熔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