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思想 > 正文

[逝者] 叶笃义

2004年03月20日 00:00 来源于 caijing
  尽管新华社在讣闻中称他是“著名社会活动家”,叶笃义这个名字于今日中国之大多数民众,却是陌生的。
ஸஸ确实,叶笃义曾经是“著名”的。1947年1月,张东荪到南京见蒋介石,蒋第一句话就问:“叶笃义先生为什么没有同来呀?”无独有偶,1949年民盟主席张澜由上海到达北平见毛泽东,毛也问道:“叶笃义为什么没有跟你一道来?”
ஸஸ叶笃义1912年1月生于天津。自其高祖父至其父亲,均当大官,曾祖父曾做过陕西巡抚。他七岁就读私塾,至十四岁投考南开中学。1930年以优异成绩免试进入燕京大学政治系。
  叶笃义当时亦被清华大学物理系录取,只因他的一位亲戚兼好友亦考上燕京,便拉他上了燕京政治系。燕京大学是在中国出生的美国人司徒雷登办的一所教会学校。课本大多来自外国,课程差不多都用英语讲授,写作讲演谈话习惯用英语。进入燕京学政治,与司徒雷登的师生关系,英语好,这三点决定了叶笃义后来在中国政治舞台上的角色,其后果,用他的子女的话来说,“不料这‘一拉’便注定了他一生多少带有悲剧色彩的命运。”
ஸஸ从燕京毕业,叶笃义回到天津。1936年叶氏兄弟分家,各得一笔财产。兄弟五人合资开办“知识书店”,传播进步思想,参加进步活动。
ஸஸ卢沟桥事变后不久,天津沦陷,书店结束。叶笃义参加了抗日活动。1944年,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改组为中国民主同盟,这是国共两党以外一些主张抗日的政党和人士发起成立的组织,目的是希望联合起来,为坚持团结民主抗日而斗争。叶笃义在重庆加入了这一组织,并被委派回北平筹备成立华北总支部。
ஸஸ抗战胜利后,叶笃义来到重庆,参加民盟中央的工作,正式在中国政治舞台上崭露头角。
ஸஸ从1946年5月始,国民党大力部署内战。6月23日,上海各界组成的以马叙伦为团长的“上海人民和平请愿团”开赴南京。叶笃义代表民盟到南京下关车站欢迎请愿团。请愿团一下火车,即遭大批特务围困和袭击。叶笃义在现场被打得昏倒在地。这是震惊中外的“下关惨案”。
ஸஸ叶笃义在南京中央医院治疗时,刚被委任为美国驻华大使的司徒雷登派人慰问。出院后,叶到大使官邸致谢。司徒雷登对他说:“各党各派都有我的学生,因此我在中国的纠纷中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中立者。”司徒雷登希望叶在工作中常常与他联系。
ஸஸ民盟在国共两党间斡旋,力促和谈,叶笃义奔走其间。而民盟领导人与司徒雷登的接触,他多有参与,民盟送交美国方面的文件或函件,亦由他翻译与写作。在国共和谈破裂后,民盟曾把幻想寄托在国际关系,尤其是与美国的关系上。民盟当时的看法是:国民党消灭不了共产党,但是共产党也消灭不了国民党,国共两党最终还要和谈,和平建国最终还是需要美国的经济援助。共产党同美国的关系已经搞僵了,民盟可做中共同美国之间的桥梁。此后一段时间,叶笃义与司徒雷登过从甚密。
ஸஸ叶笃义为一有性情之人。新中国成立前夕,他回到北平,准备参加政协大会。当知道他仅被指定为民盟的候补代表时,心里老大不高兴。1949年底民盟开会,批判罗隆基的亲美路线。会上虽没点他的名,但大会开到一半,他就撂挑子推说有病,回到家里不想干了。在新政权中,民盟中有人当了高官,有人则想当而没能当上因而大发牢骚,叶属于后者之一,他想当副部长而未能如愿。
ஸஸ1957年,中共号召爱国人士帮助中共整风,担任民盟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的叶笃义响应号召。章伯钧传达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叶把传达内容签发在民盟的工作简报上,事后章伯钧被指歪曲了毛的讲话,叶亦因签发简报而获罪。叶的右派行为还包括:赞成改变高等学校的党委负责制,认为学校中不需要有党派的组织活动;建议把民盟、民进、九三、农工四个党派解散,重新组成一个知识分子政党。就这样,叶被划为右派,被免去一切职务,至1960年才“摘帽”。三年当中,他的一个儿子没同他讲过一句话。
ஸஸ一劫才过,厄运又至。文革开始不久,叶笃义被拘押受审,一个纠缠不休的问题即是他与司徒雷登的关系,非让他承认那是一种特务关系不可。后来,他被投入秦城监狱,审讯员试图从他嘴里生扯出司徒雷登与统战部长徐冰的关系。四轮逼供之后,他的精神彻底崩溃,只能顺着审讯员的需要胡诌了。他被囚监狱四年多。
ஸஸ1999年,叶笃义出版了他的回忆录《虽九死其犹未悔》。反右时的检讨和文革期间的检查以及受审的经过,原汁原味地呈现给读者,展现了“一个爱国善良的灵魂”是如何“扭曲到心悦诚服地承认自己的反动”。
ஸஸ早在1939年,一中共地下党员问叶笃义愿不愿意参加组织,叶表示愿意全心全意地同他合作,至于参加组织,则害怕限制了个人自由。1962年,叶笃义向统战部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申请书交出后没得任何反应。1981年在切除了结肠癌进行化疗之际,他第二次申请加入中共。1993年,他终于如愿以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ஸஸ在他的子女们看来,叶笃义“本可以自己的勤奋才智为中国的科学做出贡献,却因其‘性过直’、‘心太软’成了蹩脚一世的政治家”。■

版面编辑:运维组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华润银行 印度经济 prl 法国国旗 中信保 卖座网 中远集团 债券基金 胡和平 祁斌 永远在路上 易乾财富 杨鲁豫 熔断 李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