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专栏 > 正文

才子与帮闲

文|押沙龙
2017年05月19日 23:43
才子即便不再幻想女子来爱他的才,但是对自己的爱怜却从未或减;而谈起女子来,他们脸上那种电车痴汉般的猥琐表情,也从未消泯

  文|押沙龙
  电子工程师

  前些天一篇描写姑娘和饭局的文章刷屏了。文章被大家骂得够戗,男女老少,都可以上去啐两口。当然这文章也该啐,我看了也有上去啐一口的冲动。不过话说回来,这篇文章其实也是生不逢时。如果早多少年写出来,会被当时人赞成“美文”也不一定。

  《围城》里有一个诗人董斜川,他对朋友内眷是眼观鼻,鼻观心,这是一种礼貌;而对于身份上觉得可以调笑的女性,则是谑浪玩弄,这则是一种风流。钱钟书称之为“老派名士的做派”。在中国文化中,确实存在这一支统绪,可以姑且称为才子文化。当然也有人看不惯。比如龚自珍有一首诗:“偶赋凌云偶倦飞,偶然闲慕遂初衣。偶逢锦瑟佳人问,便说寻春为汝归。”很有点拿“佳人”谑浪解闷的味道。王国维看了就大不以为然,说是“儇薄无行,跃然纸墨间”。但王国维这个人用鲁迅的话说是“老实的像火腿一样”,所以才会看不惯。在大多数传统文化人眼里,这其实算是很有情趣的一首诗。

版面编辑:邱祺璞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