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艺术 > 正文

导演王一淳:我想讲一个凶手是谁并不重要的故事

2016年09月30日 20:4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我想讲一个凶手是谁并不重要的故事。因为在更广义的维度上,凶手可以是每一个人:来自家庭、学校每个角落的冷暴力、浮夸、对个体尊严的漠视,都在助长着黑暗中的恶之花

  【财新网】(实习记者 潘蔓玲)王一淳坐在会议室的沙发椅上,两条腿随意地搭在一起。从上午八点到下午五点,她一直在接受媒体的采访,“快饿死我了”,是她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

  工作人员递给她一包饼干,她毫不客气地撕开,“这是今天吃的第二顿饭。”此刻,王一淳穿着一身棉麻质地的连衣裙,闲适得像在自家客厅。房间很大,只有我们两个人,她说起话来很干脆,说到兴起时还会夸张地哈哈大笑,带着北方女人的利落和直爽。

  去年7月,《黑处有什么》在FIRST青年电影展上摘得最佳导演奖,被评委会主席姜文评价为“少有的那么沉着、那么坏、那么荒诞的作品”。之后又入围柏林“新生代”竞赛单元等多个国际电影节。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刘潇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