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阅读 > 正文

战争是“次要之恶”?

文|杨奎松
2016年08月05日 11:13
邪恶就是邪恶,没有大小中之分。罪恶的界限因人而异,变幻莫测。如果要我从两种罪恶中选其一,我宁可不做选择
伊恩·莫里斯的“两害相权取其轻”,站在“次要之恶”一边,认为在战争与其他非战争暴力两者之间,人们理当选择战争。因为战争所造成的死亡人数从来都少于其他暴力形式所造成的死亡人数。

  文|杨奎松
  历史学者

  在众声喧哗的信息时代,人们对同一问题的解读,往往会有各种各样甚至不相上下的看法。但是,在历史问题上,专业史家的解读在众声喧哗中总是相对略靠谱一些,因而也略权威一些。这里面的原因大体有二,一是术有专攻;二是论从史出。尤其是,要真实地还原史实,不让个人的价值判断以及情感立场影响史实的还原与评判,这一点做起来十分不易。

  最近读到中文版美国学者伊恩·莫里斯的《战争:从类人猿到机器人,文明的冲突和演变》(War! What Is It Good For?),我发现,即使是专业史家,也会不知不觉中被自我设定的主观目标牵着,偏离专业的训练与学术的要求。

版面编辑:刘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