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隔膜

文|押沙龙
2015年12月04日 10:59
那些壮士,放在两千年前的书里是英雄,放在现在却只是畸人。也许我们读历史,终究是读不太懂的

  文|押沙龙
  电子工程师

  现代人看古书往往隔膜。书里写古人做了这事那事,但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我们往往会莫名其妙。陆九渊说不管千世万世,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其实哪有此事。就像春秋战国那些刚烈之人,刚烈到我们觉得不可理喻的程度。不要说我们,就是宋明之人也理解不了。当然,我们可以说他们轻生死重然诺,血气方刚,不像后人那样习惯苟安偷生,甚至还可以一直扯到“崖山之后无中国”之类的话头上去。但这些夸奖有点假,无非从故事前面退后一步,借着看不清楚的劲儿含糊夸奖,就像笑话里的近视眼赞匾一样。真要把那些事情拿到眼前一一审视,但凡诚实些的人是难以下嘴去夸的。这不是我们不够血性,而是其中的事物逻辑超出现代人的理解范围。

版面编辑:王丽琨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