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评论 > 正文

圣诞树疗法及其他

2014年12月22日 15:22 来源于 《财新周刊》
圣诞树对于德国人,就跟中国春节的烟花燃放一样,每逢过节总有一个诉求豁出去也要满足

□ 王竞 | 文

中西文化项目顾问、写作者,现居汉堡

  我喜欢的作家海因里希·伯尔写过一篇德国人过圣诞节的讽刺小说,名为《圣诞节岂能只在圣诞过》。中产阶级富裕之家的女主人米拉婶婶,在“二战”中毫发无损,除了不能尽兴地过她心爱的圣诞节。战后生活恢复常态。圣诞节后,当家人把圣诞树卸下盛装、扫地出门时,米拉婶婶发出神经质的惊叫,从此叫个不停。看了不知多少医生,无人能治她的癔症。最后还是她的老公,佛兰茨叔叔想出了一个“圣诞树疗法”,将米拉婶婶疗愈。方法很简单,规模很隆重:每天晚上六点半开始,家里天天过圣诞节,不分春夏秋冬。亲人们一起唱圣诞歌,点圣诞树,互赠圣诞礼物,欢聚一堂,亲密和谐。两年之后,米拉婶婶神清气爽,体格强壮,但她的家人因为受不了持续的圣诞节,出轨的出轨,去国的去国,出家的出家,还有从天主教改信共产主义的。

版面编辑:王影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