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新三桶

2011年05月27日 15:45 来源于 《财新周刊》
这种集体性失语,相对于我们这代人所经历和见证的惊人历史变化,显得多么可悲,多么不可原谅
 

  

   一九九九年夏天,在旧金山金门公园靠近三十六街的湖边上,我和叶欣一道学拳,后来成为朋友。

  我们跟随的师傅来自上海,据说是武家太极拳的传人。那拳架绵密紧凑,看不出多少明显的动作,但周身贯气旋转,从身形进退极其细微的意识转变中,体会到撼山之功力。我做事一向虎头蛇尾,最终也没能把这奇妙的拳路真正学通。不过,从此以后,不论生活多苦多乱,总归记得有一个终极的根基,它的深长与连贯,超越一切观念,一切语言。

版面编辑:路炳阳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