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最严重的威胁

汪丁丁 北京大学教授、财新传媒学术顾问
2010年01月15日 13:16
“公共领域-官僚政治”与“劳动-资本”两个平衡机制至关重要

  现代类型的社会权威结构可划分为两类——卡里奇玛的(charismatic)与官僚化的。前者特指具有超凡人格魅力的领袖与追随他的大众之间的关系,后者则远比前者更普遍和持久。随着卡里奇玛人物的消失,或迟或早,权威结构将从维系于个人的转变为维系于科层制度的,并总是倾向于官僚化。

  考察中国历史,唐初至清末,是政治官僚化程度不断增加的过程。这是“官僚政治”,也是文牍主义的个人努力最小化的科层官吏的社会治理(韦伯)。

版面编辑:路炳阳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