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逝者 > 正文

今日大禹

2017年12月08日 22:48 来源于 《财新周刊》
陈吉余(1921-2017)河口海岸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

文 | 财新记者 葛明宁

  自江苏南通至上海之间,巨量的长江水滚滚流入东海。千百年来,长江入海的径流与东海倒灌而入的潮流每日相撞,夹杂着上游带下的沙与三角洲两岸的淤泥,形成水下复杂的地貌。长江口曾严重淤积,若不加以整治,不能够停靠巨轮,也不能围垦造陆、不能取水供给上海。崇明岛与附近各“沙”的轮廓都需要人来描绘。

  河口海岸学家陈吉余的工作,正是如此脚踏实地完成的。同在华东师大工作的妻子形容他“就是大禹,可以三过家门而不顾”。早在20世纪40年代末,陈吉余就开展了河口研究,并于1957年建立了中国第一个河口研究机构。

  陈吉余是江苏灌云人,1921年生人。他从小喜欢地理,高中时读到一本张其昀编的《本国地理》,于是投考张其昀任职的浙江大学史地系。读研究生时,他参与了当时海工局要求的钱塘江两岸地质调查,后来逐渐专注于河口海岸的地质研究。在当时的论文里,陈吉余主张在嘉兴乍浦建港,认为东海沿岸的资源不应过分集中于上海。时在内战,这一观点鲜有回响。他后来说,1949年是他人生的转折,因为解放了,才有他发挥才能的机会。

  上世纪50年代后,浙大地理系并入华东师大。作为华东师大教师,陈吉余一边讲授水文,一边赴各地调查地形地貌。1956年,他完成了题为《长江三角洲江口段的地形发育》的论文,随即出任华东师范大学河口海岸研究室(后扩展为研究所)主任,直到1990年才卸任。

  1964年,长江口已淤积严重,严重影响航运。陈吉余带领考察队在长江口各处取样,用一艘改装过的拖轮,趁着好天气在水上钻探取得样本,现场记下岩性、结构、层理、颜色等,再带回学校分析。随着调查推进,研究室陆续发表了《长江三角洲的地貌发育》《南京吴淞间长江河槽的演变过程》等文章。

  但是这些工作被“文革”打断。陈吉余在校内遭到批斗,后来被下放上海嘉定县,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水文监测与水利工程建设停摆,各地很快出现水情。一旦局面难以控制,还得由“反动学术权威”出面主持工作。

  “四人帮”被打倒后,陈吉余重新投入到实际工作中。1978年,他连续向政府部门提交《长江口深水航道选槽意见》与《长江河口海涂围垦的展望》;次年发表《两千年来长江河口发育模式》,根据长期积累的资料,预测长江口未来将发生如下变化,“南岸边滩推展;北岸沙岛并岸;河口束狭;河道成形;河槽加深”。

  1997年,他提出长江口治理要注意三个关键水域,分别是南北支的分流口徐六泾河段、南北港分流口与南北槽分流口,治理原则应是“围垦明沙、稳定阴沙、减少活动沙”。这一年,中央最终将长江口深水航道选择在“南港北槽”一线,并确定了治理方案。

  其实早在1959年,陈吉余就开始呼吁调查全国海岸带。1978年,他与中国科学院林业土壤所宋达泉教授一起,先找中国科学院五局汇报,再找国家科委,终于将一份《对于海岸带调查的意见》呈交国务院。1979年初,他全面主持温州地区的试点工作,并参与全程。试点之初,陈吉余手中只有国家海洋局和农垦总局的4万元,而且装备不能到位。他先给教育部发电报,“我现在精疲力竭,希望赶紧汇款10万元”,再向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梅嘉生求救。很快,钱到了,4艘登陆艇与120名战士也到了。

  水文监测与水利工程永远不能停步。直到2010年,年近九旬的陈吉余仍然亲自去崇明岛滩涂考察。他担忧,随着上海人口增多,用水会变得更加紧张;长江进入枯水期以后,东海倒灌带来的咸潮可能危及上海的用水安全。

  2017年11月28日,陈吉余因病在上海市华山医院逝世,终年96岁。

  如今上海市的市政规划处处有陈吉余的留痕。他在上世纪90年代提出的设想,包括崇明越江隧道与北支大桥(南隧北桥)工程、崇明东滩和大小金山建自然保护区等,后来一一实现。青草沙水库与浦东机场这两处极重要的基础设施选址,他的意见也起了决定性作用。

版面编辑:刘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僭越 嘉能可 tpp协议 新凤霞 香港经济 政法委书记 布雷顿森林体系 版税率 bdi 易乾财富 廉政准则 上海人口 中债登 中远集团 宏观调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