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消费主义时代的艺术史回顾

2017年06月22日 17:5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这类艺术甜俗夸张,厚颜无耻地歌舞升平,全部考虑内在性。然而它们的精致利己主义,起码不给你添堵。除了那些professionally unhappy的抗议界老司机
资料图:博尔盖塞美术馆

  【财新网】(特约文化记者 李大卫)不久前经过佛罗伦萨,在领主广场边的故宫门前,看到一件耀眼的新雕塑放在那里展出,和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复制品构成古怪的对话关系。那是杰夫•昆茨根据贝尔尼尼的经典作品《珀耳塞福涅之劫》制作的“映象”——原作收藏在罗马的博尔盖塞美术馆——云石材质换成黄灿灿的金属镀膜材料。

  这位美国当代艺术明星,近年在一系列作品中,把古典艺术中一些公众耳熟能详的形象,进行“回收”处理。这其中是否暗含讽喻,自有评论界去做无休止的阐释。我们也知道,这本是马塞尔•杜尚以来的老传统。只是这个运行了一个世纪的现代传统,也在一路演化,从达达派老将的工业品,到安迪•沃霍尔的日常消费品,再到今天,昆茨的“回收处理”范围,回到艺术本身的同时,又延伸到了风格数据库的深处。

  类似的策略,其实早在杜尚那里已有先兆,最经典的案例,就是给雷奥纳多的蒙娜丽莎,添上一撇胡子。我们不妨争辩说,那幅L.H.O.O.Q.(连读近似“她发情了”的谐音)的基本材料,本质上仍是印刷厂出产的工业化制成品,而画中人物反倒是表面的巧合。至于昆茨的处理,则是固有形象的复述,变化的只是材质,就像使用现代俗语转译文言。现在昆茨的回收清单上,真出现了蒙娜丽莎。这是他和奢侈品集团路易威登的合作项目。

  这次他把很多古典绘画作品的局部,移植到高级包具的设计,从刚提到的《蒙娜丽莎》,到鲁本斯的《猎虎图》、梵高的《有柏树的麦地》、弗拉戈纳尔的《玩狗的女孩》、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莫奈的《睡莲》、克里姆特的《吻》,等五十余个主题,功能款式也覆盖了提、挎、背、拉,等所有类型,零售价位大多定于一千到三千美元之间。尽管主题五花八门,标牌却是统一的兔形皮制挂件,来自昆茨本人的名作Speedy。

  对于路易威登,这是已经延续三十年的做法,村上隆、草间弥生等当代名家,都参与过。艺术与商业之间的界限早已淡化。一方面,世界各大博物馆都在销售定制礼品获利;另一方面,达到一定水平的商业空间,也在向艺术靠拢,上海的K11、纽约的华纳兄弟中心,都有这方面的倾向。随着夏季到来,都市街头将被携带古典绘画主题背包、手袋的人们,装点成流动的艺术史景观。

  昆茨一再表示,艺术尽管昂贵,但要accessible,与民同乐。显然他在实践自己的说法。比起他在纽约佳士得,创下六千万美元在世艺术家拍卖记录的气球狗,单价四位数的包包,已经十分亲民。说明除了亿万富豪的玩具,他也生产高薪工人的消费品。毕竟在这个时代,“给我们吃蛋糕!”早已成为广大公众的普遍呼声。

  肤浅和犬儒,是昆茨摆脱不掉的指控,还有廉价。虽说他的作品在通俗意义上并不廉价。这类艺术甜俗夸张,厚颜无耻地歌舞升平,全部考虑内在性。然而它们的精致利己主义,起码不给你添堵。除了那些professionally unhappy的抗议界老司机。对于他们,拒绝冒犯本身就是冒犯。这位衣着光鲜笔挺的前华尔街人士,深谙市场营销之道,以及我们时代虚荣本质的体察。

  随后可能出现的有趣一幕,是仿制品的泛滥。不论一家奢侈品公司如何看待其中的利弊,对于艺术家,都会由此获得更加广泛的影响力,就像无处不在的盗版“视窗”操作系统,以及字幕组重新调味的美剧。洛克菲勒中心,那座同样出自昆记工坊的巨型坐姿芭蕾舞女,正在为这种影响背书。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