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阅读正文

像罗纳德·科斯那样去分析真实的世界

2017年03月02日 22:0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思想的商品属性如果不能得到认可,就会导致思想交换难以发生,进一步会导致思想短缺,这是科斯的洞见
资料图:罗纳德·科斯

  【财新网】(记者 张缘)2017年3月2日上午,由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主办、浙江大学出版社启真馆协办的《罗纳德·科斯传》发布会暨科斯思想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第一会议室举行。

  《罗纳德·科斯传》

  【美】斯蒂文·G.米德玛 著

  罗君丽 朱翔宇 程晨 译

  罗卫东 校

  浙江大学出版社 2016年12月

  《罗纳德·科斯传》是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经济学博士斯蒂文·G.米德玛为英国经济学家、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纳德·科斯撰写的学术性传记,英文版于1994年在美国出版。

  斯蒂文·米德玛长期致力于科斯经济学方法论等主题的研究,出本书外还出版过《罗纳德·科斯的经济学分析遗产》和《科斯经济学:法与经济学的新制度经济学》等一系列专著,被公认为西方世界的科斯问题专家。

  浙江大学科斯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罗卫东是本书中文译本的审校,在推荐序中,他写道:“即使是在经济学界,绝大多数人心目中的科斯也都只是与被过度演绎的‘科斯定理’有关,好像他一生只写过两篇半文章——《企业的性质》《社会成本问题》和《联邦通讯委员会》。但是,科斯思想的内涵远非如此。”

  罗卫东认为,本书堪称是最全面客观研究科斯生平和思想的传记,不仅分析了科斯丰富的学术贡献,更挖掘了科斯学术著作的深层含义。难能可贵的是,作者还通过中文版序言和后记补充了科斯自1994到2012年逝世前的学术和写作情况。

  启真馆第二策划部主任叶敏女士在会上分享了出版本书的初衷:一方面科斯在中国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另一方面中国学术界近年来有陷入低谷的迹象,希望对科斯思想的引进能够带来新的交锋。

  研讨会上,社科院教授张曙光围绕科斯与王宁合著的《变革中国》提出的“边缘革命”观点展开论述。科斯提出的“边缘革命”,是指通过处于中国社会主义国家控制力最弱的边缘经济力量的一系列变革,将中国逐渐带入到现代市场经济。

  张曙光认为,科斯用“边缘革命”来解释中国改革的成功有其道理。变革从“核心”开始的可能性很小,成功也更加困难。相反,如果变革从边缘开始,遇到的阻力相对较小,比如中国改革历史上出现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乡镇企业、沿海经济特区等,都是实例。当“边缘革命”产生出新的利益之后,可以增强进一步变革的力量。从边缘开始变革,可以保持社会稳定,并引入竞争,让人看到新制度的优越性,支持变革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变革中国》

  【美】罗纳德·科斯、王宁 著

  徐尧 李哲民 译

  中信出版社

  2013年1月

  张曙光认为,“边缘革命”可以分成自下而上式和自上而下式两种。如果只有自上而下式的边缘变革,容易局限思维,难以创造新事物。中国上世纪的改革开放其实是政府容忍“边缘革命”使其不断发展的过程。但随着时间推移,“边缘革命”越来越危及到政府的利益,两者开始紧张对抗,从而出现了改革阻力。他认为,解决办法是当“边缘革命”进行到一定程度后,引入核心问题的变革力量,否则,已收获的变革成果也会有彻底丧失的风险。

  他指出,在中国正在进行的结构性改革进程中,首先应该解决的就是产权问题,这是解决中国许多其他问题的先决。

  张曙光在研讨会上发言(摄影:陈金满)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毛寿龙在发言中从科经济学方法论、企业理论、社会成本理论和政府与市场关系这四个问题阐述自己对科斯的理解。特别是要回归真实世界的经济学。科斯曾写道,“当经济学家们发现他们不能分析真实世界里发生的事情的时候,他们就用一个他们把握得了的想象世界来替代。”

  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冯兴元从科斯和哈耶克的关系着手,认为哈耶克为科斯带来了奥地利学派的学术观点。读者可以将这两位学者的著作互为参照,会有更深刻的体会。

  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踪家峰在发言中分享了三个故事,从不同层次重点剖析科斯对“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深刻见解:共享单车的出现解决了常年无解的城市自行车盗窃问题;工业去产能过程中,相对造成污染少的中小型企业却受到较多管制的不正常现象;微信群中普遍存在人与人之间的观念鸿沟和激烈的语言冲突。这都显示出科斯提出的“思想市场”的沟通和交流,在当代中国依然有所欠缺的现状。

  踪家峰笑谈自己长期被自行车被盗的问题所困扰。过去几年被盗的自行车多达七辆,往往是车在大学西门丢失,隔半天就能在东门的自行车二手市场看到,他再花钱购回。当地公安部门非常重视这个问题,统一要求所有自行车都要安装带编码的车牌,一块车牌交10元,说是可以防止盗窃,并有助于警方破获偷车案。然而实践证明,这一举措在防止自行车盗窃和帮助警方破案上毫无建树。直到共享单车忽然出现,再也没有偷车贼。踪家峰说:“这就是市场的能力。”

  政治学者刘军宁就此进一步阐述,他认为,“思想市场”想要成立,就需要肯定和确认思想产品的产权和价值,只有这样才能激活“思想市场”的活动。反之,思想的商品属性如果不能得到认可,就会导致思想交换难以发生,进一步会导致思想短缺。这是科斯的洞见。对于有人担心一旦放开管制,“坏思想”会在“思想市场”里浑水摸鱼,刘军宁认为,在一个正常的“思想市场”里,“好思想”和“坏思想”一定会同时存在,但如果没有“思想市场”,反而是“坏思想”容易占据上风。

  本次会议由毛寿龙主持,除上述学者外,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鲁照旺,中国社科院财贸所研究员马珺,社科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胡琨等专家学者也参加了此次会议并就科斯的学术思想和对中国的现实意义发表看法。

责任编辑:刘芳 | 版面编辑:张柘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1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