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阅读正文

2016年度推荐:12篇重磅文章邀你重读

2017年01月01日 11:22 来源于 财新网
新岁元旦,我们特别选出过去一年中财新文化刊发过的12篇重磅文章,邀您回顾
新岁元旦,我们特别选出过去一年中12篇重磅文章,邀您回顾。图自东方ic

  【财新网】编者按: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财新文化有哪些文章曾让您印象深刻?新岁元旦,我们特别选出过去一年中12篇重磅文章,邀您回顾。

  排序不分先后,请读者依喜好自取。

  刘苏里:《历史总以不同面目重现

  (作者为万圣书园创始人)

  摘录:

  你可以感叹历史的吊诡,但还原历史现场,怎么能无视历史选择当口,个人的心思乃至意气所起的作用?回到五百年前,假如伊拉斯谟与路德联手,历史会改写么?肯定。历史之所以要假设,因其不断重复,否则人类永无长进。斯蒂芬•平克的“暴力减弱论”,最多只是长段历史短瞬的花边。

  ——刊于《财新周刊》2016年第29期

  杨奎松:《战争是“次要之恶”?

  (作者为历史学者)

  摘录:

  对“次要之恶”的态度,我们这里或许可以用得上游戏《巫师3:狂猎》里面的一句台词:“邪恶就是邪恶,没有大小中之分。罪恶的界限因人而异,变幻莫测。如果要我从两种罪恶中选其一,我宁可不做选择。”

  ——刊于《财新周刊》2016年第31期

  赵越胜:《动荡时代的心魂

  (作者为旅法学者、作家)

  摘录:

  珍视友谊,忠于朋友,人们努把力还可能做到。而要奋力相助一个素不相识的贫贱者,则非有深厚的大慈悲心不可。它超越了同情与爱,遵奉的是无上的命令。朱丽叶特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她熟悉福音书中对那些冷酷者的斥责:“我们给你们吹箫,你们不起舞,我们唱了哀歌,你们不哭泣。”看她一生行迹,无时不流溢着爱和慈悲,去抚慰朋友和受难者的痛苦。

  ——刊于《财新周刊》2016年第33期

  许纪霖:《哀江南:一个学术家族的三代知识人

  (作者为华东师大历史系教授)

  摘录:

  用彤先生当年从哈佛学成归国,立下大志:“肆力学问,以绝大魄力,用我国五千年之精神文明,创出一种极有势力之新宗教或新学说,使中国之形式虽亡,而中国之精神、之灵魂永久长存宇宙。”三代知识人以愚公移山之毅力,历经百年而壮志未酬,读来不免令人感伤。是的,汤氏三代,都是“中国文化托命之人”,而今他们的未尽之业,传到新的一代了,谁来继承,又何以发扬?故人已逝,传统已断,中国文化会亡吗?

  ——刊于《财新周刊》2016年第7期

  张郎郎:《监狱里的杨首席

  (作者为作家)

  摘录:

  跟我一样因“反动言论罪”进来的杨秉荪可没有这么幸运,他才被判了十年,少了一个“重刑犯”的必要条件,就进不了零修组。来之前,他是中央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可监狱里不管这个,给他分到了施工队。重体力活儿啊。中央乐团首席小提琴演奏员的手,用来搬运水泥墩子、水泥块儿——纯属暴殄天物。

  他们哪儿知道杨秉荪不同凡响的来历呢。

  ——刊于《财新周刊》2016年第16期

  杨渡:《沉静的旅人

  (作者为台湾作家)

  摘录:

  后来电影《恋恋风尘》得到许多大奖,但他很少出现在电影活动中,也不像一个明星般被追捧。他的生命,仿佛和电影中的主角一样,一个内向腼腆的少年,面对失败挫折,望着天空,站在大地,走着自己人生的道路。他未曾出现我们期待中的杀气眼神,也没有如我们那样顽劣好战,他认真地读完书,继续跟我们泡茶聊天,去当兵。

  ——刊于《财新周刊》2016年第28期

  王竞:《谁在德语区等麦家

  (作者为中西文化项目顾问、作家)

  摘录:

  曾有一位德国大报的记者告诉我,他的话题是政治和文学,如果只谈文学,就不用找他了。这是一个固定而清晰的组合,值得尊重。我的问题是:是不是每一个记者、每一个书评人都秉持这样一条原则?我还想知道的是,这是不是格外对中国文学设置的要求呢?在中德两边都浸润了这么久,我心里了解,在这个问题上不会有清晰的论证,只有模糊的感觉。

  ——刊于《财新周刊》2016年第14期

  刀尔登:《水与土

  (作者为诗人)

  摘录:

  有一回同行的朋友到溪里玩,我在岸上瞧着。他并不会游泳,瞅瞅我,怀疑地说:“我要是淹到了,你可得救我。”我说:“一定。”他说:“怎么救?”我说:“打电话。”朋友很是不满。他果真滑倒在水里,半截身子都湿了。那几天我总担心他会得什么怪病,比如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体里生长,然后从胸口钻出来。最终也没有。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于是今年在广西,我在河水中洗了一只梨,给当地的一个小孩吃了。我相信渐渐地我会习惯、甚至喜欢上南方的水,总有一天会在河里游泳的。

  ——刊于《财新周刊》2016年第30期

  于晓丹:《三姨

  (作者为时装设计师、作家)

  摘录:

  每次去之前,三姨都会把我放吃饭桌上,让我躺着,头露到桌子外边,她放个板凳再放盆水接在我头下面给我洗头。躺在桌子上洗头大概是我童年最享受的事儿了,除了偶尔水流进耳朵里要叫唤一下,大多时候都在听着温热的水从脑门流下去,哗哗地流进盆里,三姨在我脑袋上方轻轻呼吸着。

  “你说说,这多美。”

  ——刊于《财新周刊》2016年第12期

  韩松:《人工智能的未来

  (作者为科幻作家)

  摘录:

  我想未来五年中国一定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智能市场,几千亿、几万亿的产值。这中间还有一个连接的概念,人工智能每个微小进步一定是跟别的连接在一起。今后不是“互联网+”,而是“人工智能+”——+互联网,+基因工程,+新能源、新材料,+航空航天,+深海开发,+生命健康产业⋯⋯

  ——刊于《财新周刊》2016年第18期

  张宗子:《魁首和班头

  (作者为作家)

  摘录:

  作家、艺术家,都是很可自豪的称谓。但前提是有独立的人格,若不幸或自愿被人豢养,整日忙于帮闲、打秋风、讨赏,却还洋洋自得,好比王婆遇雨,不以为苦,却暗喜沾得甘霖,那就连郭舍人都不如了——阎立本被嘲,毕竟不是他本人之过,而是“浅薄之俗,轻艺嫉能”的结果。

  ——刊于《财新周刊》2016年第36期

  顾晓阳:“京华奇闻录”系列

  (含《腊月羊》《老炮儿》《钱锺书之“弟子”》《秦大妈》《“窑洞”博士》《日本女婿》《名导演胡金铨》《赌徒高志忠》等多篇)

  (作者为作家、编剧)

  摘录:

  秦初为积极分子,以在“除四害”运动中脱颖而出,任为治保委员。四害者:蝇蚊鼠雀也。秦登屋顶,持铁锅,以擀面杖击之,橐橐而响,惊吓麻雀俾不落。自朝至午,啗窝头小憩,继又击打至日暮,锅为之穿。全城皆然。麻雀终日无所栖息,竟饥疲而死。秦集全胡同堕死麻雀,至街道办事处报喜。后科学家言:雀食害虫,为益鸟。于是去雀增臭虫为四害之一。秦率人按户而内,卷被去褥,掣床板置院中,煮沸汤以浇之,臭虫尽死。领导谓其泼辣有干劲,深加倚重。

  ——本文选自《秦大妈》,刊于《财新周刊》2016年第13期

责任编辑:刘芳 | 版面编辑:刘潇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2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