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逝者正文

捣蛋鬼张念

2016年12月10日 09:56 来源于 《财新周刊》
张念(1964-2016)当代艺术家

文 | 温普林

艺术家、策展人

  1988年,张念毕业分配到汕头大学后又回到了北京广播学院进修。当时我和王德仁就住在附近,经常见面。王德仁一直热衷于行为艺术,整天结结巴巴两眼放光地谈他的计划,听得瘦小灵光的张念一脸的羡慕,一脑门子的想法。

  机会终于来了,1989现代艺术大展即将举办。开展当天清早,张念一下子悟到,为什么不用具有生命力的鸡蛋表达想法呢?现在的美术理论越来越没有人看得懂,谁能对未来的艺术下判断呢?眼看就到了世纪末,谁知道老天爷会孵出什么怪鸟来呢?张念出了校门,正巧碰上个卖鸡蛋的,七毛钱一斤,买了两斤,顺便又买下了鸡笼子,因为里面有些草。

  当时我正带着摄制组在美术馆守株待兔,准备为纪录片《大地震》增添点内容。张念找到了栗宪庭,告诉他想做一个作品。老栗说:你找个旮旯待着吧。张念把这句话理解为挑一个没人的地方去做,就抱着干草,在二楼的角落里摆放好了鸡蛋,摊开了一堆复印好的“等待”“等待”“等待”。一张大白纸挖了个洞,套在头上,前胸上写着:“孵蛋期间,拒绝理论,以免影响下一代。”

购买类型:

《财新周刊》付费文章,请付费阅读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