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文学正文

《裘力斯·凯撒》与“特朗普现象”

2016年06月15日 17:55 来源于 财新网
虽然特朗普的仇外言论中最主要的攻击对象就是中国,可他居然还赢得海内外不少中国人的支持和崇拜。这也说明他的狡诈不亚于莎剧中的安东尼

  文|米琴

  财新文化专栏作者

  在美国众多分析“特朗普现象”的文章中,有一篇提到莎士比亚的名剧《裘力斯·凯撒》(Julius Caesar)。作者认为,特朗普的招数和那位将罗马平民煽动成暴徒的安东尼如出一辙。[注1]也有评论称,特朗普的行为介乎于墨索里尼和暴徒头子之间。[注2]莎剧帮我们了解为何大批选民会支持这样一位人物。

  莎剧的主角并非凯撒,而是勃鲁托斯(又译作“布鲁特斯”)和安东尼。首席执政官勃鲁特斯在罗马贵族中享有崇高政治声誉。他在执政官凯歇斯的鼓动下担任了刺杀凯撒的“叛党”领袖。在凯撒被刺死后,勃鲁托斯同意凯撒生前的亲信安东尼大将收殓凯撒的尸体,并在市场向民众作悼念演说。安东尼将民众的不满情绪引向“叛党”,使勃鲁托斯和凯歇斯等人被迫逃亡。最后勃鲁特斯一方兵败自杀,安东尼夺取政权。此剧除了勃鲁托斯和安东尼引发出无数复杂话题之外,罗马平民的表现也发人深省。

  特朗普的选民中,除了三K党及白人至上主义组织这些别有用心者外,大部分是值得同情的劳工阶层人士。这些人在全球化和高科技大潮中遭受到经济打击,充满焦虑和挫折感,而同时这些人又都教育程度较低,缺乏分析头脑。

  莎剧中那些受到安东尼煽动的罗马平民也都是社会底层的劳动人民。剧中最先出现的就是市场上的木匠、补鞋匠之类的穷人。他们被护民官呼来喝去、谩骂嘲笑,显出几分可怜,可同时他们又表现出愚昧和盲从。先前他们崇拜庞贝,“整天坐着耐心等候,为了要看一看伟大的庞贝经过罗马的街道。”现在他们又放弃自己挣钱的机会,一心迎接“踏着庞贝的血迹凯旋回来”的凯撒了。因此护民官称他们是“木头石块,冥顽不灵的东西”。这就是第一幕第一场的内容。这一场实际是给第三幕第二场的高潮做铺垫。

  在剧中最精彩的这一场中,勃鲁托斯首先向市场上“惊煌失措”的民众解释了为什么他们要杀死凯撒。他要让民众知道,“因为不忍看见罗马的人民受到暴力的压迫,所以才不得已把凯撒杀死”。他主要诉诸民众的智慧和理智,并相信他们能做出公正的判断。

  ……要是在今天在场的群众中间,有什么人是凯撒的好朋友,我要对他说,勃鲁托斯也是和他同样地爱着凯撒。要是那位朋友问我为什么勃鲁托斯要起来反对凯撒,这就是我的回答:并不是我不爱凯撒,可是我更爱罗马。你们宁愿让凯撒活在世上,大家作奴隶而死呢,还是让凯撒死去,大家作自由人而生?……这儿有谁愿意自甘卑贱,做一个奴隶?要是有这样的人,请说出来;因为我已经得罪他了。这儿有谁愿意自居化外,不愿做一个罗马人?要是有这样的人,请说出来;因为我已经得罪他了。这儿有谁愿意自处下流,不爱他的国家?要是有这样的人,请说出来;因为我已经得罪他了。我等待着答复。

  民众相信了勃鲁托斯的话,但讽刺的是他们马上把勃鲁托斯当成他们新的崇拜偶像,希望他能替代凯撒。

  勃鲁托斯离开后,安东尼发表了演说。他诉诸民众的是情绪而不是理智。首先,他要拉近凯撒和平民的距离:“穷苦的人哀哭的时候,凯撒曾经为他们流泪;野心者是不应当这样仁慈的。……我三次献给他一顶王冠,他三次都拒绝了;这难道是野心吗?”然后他痛哭流涕,用为亡友之死的哀痛,打动听众。民众果然被打动了,开始怀疑勃鲁托斯的话。

  接着他又故弄玄虚地提到凯撒的遗嘱:“听见了凯撒的遗嘱,一定会激起你们心中的火焰,一定会使你们发疯。你们还是不要知道你们是他的后嗣;要是你们知道了,啊!那将会引起一场什么乱子来呢?”当群众急不可待地想知道那遗嘱时,他趁机把群众的怒火引向“叛党”:“你们不能忍耐一些吗?你们不能等一会儿吗?是我一时失口告诉了你们这件事。我怕我对不起那些用刀子杀死凯撒的正人君子;我怕我对不起他们。”群众怒不可遏:“他们是叛徒;什么正人君子!” “他们是恶人、凶手。”

  然后安东尼狡猾地建议在公布遗嘱之前先瞻仰遗体。在人们围观凯撒遗体时,安东尼又发表了刺激民众感情急剧升温的长篇讲话:“要是你们有眼泪,现在准备流起来吧。你们都认识这件外套;……瞧!凯歇斯的刀子是从这地方穿过的;瞧那狠心的凯斯卡割开了一道多深的裂口;他所深爱的勃鲁托斯就从这儿刺了一刀进去,当他拔出他那万恶的武器的时候,瞧凯撒的血是怎样汩汩不断地跟着它出来,好像急于涌到外面来,想要知道究竟是不是勃鲁托斯下这样无情的毒手;因为你们知道,勃鲁托斯是凯撒心目中的天使。神啊,请你们判断判断凯撒是多么爱他!这是最无情的一击,因为当尊贵的凯撒看见他行刺的时候,负心,这一柄比叛徒的武器更锋锐的利剑,就一直刺进了他的心脏,那时候他的伟大的心就碎裂了;他的脸给他的外套蒙着,他的血不停地流着,就在庞贝像座之下,伟大的凯撒倒下了。”

  他紧接着把凯撒的死描述成是民众的巨大损失:“啊!那是一个多么惊人的殒落,我的同胞们;我、你们,我们大家都随着他一起倒下,残酷的叛逆却在我们头上耀武扬威。啊!现在你们流起眼泪来了,我看见你们已经天良发现;这些是真诚的泪滴。善良的人们,怎么!你们只看见我们凯撒衣服上的伤痕,就哭起来了吗?瞧这儿,这才是他自己,你们看,给叛徒们伤害到这个样子。” 民众群情激愤了:“复仇!——动手!——捉住他们!——烧!放火!——杀!——杀!不要让一个叛徒活命。”

  安东尼抓紧时机说出了凯撒遗嘱的内容:“他给每一个罗马市民七十五个德拉克马。”这立刻让市民高呼“伟大的凯撒”。显然民众对眼前实利比“自由”什么的更感兴趣。安东尼又进一步挑动群众的挫折感和愤怒:“而且,他还把台伯河这一边的他的所有的步道、他的私人的园亭、他的新辟的花圃,全部赠给你们,永远成为你们世袭的产业,供你们自由散步游息之用。这样一个凯撒!几时才会有第二个同样的人?”这时愤怒的民众立刻下定决心 :“我们要为他的死复仇。”在烧叛党分子家和追杀叛党的暴乱中,一个与某叛党分子同名的诗人被活活打死。

  莎剧让我们看到,“群众受安东尼蛊惑和摆布,他们的非理性得到了淋漓尽致的显示”。[注3]我们也看到,“无所顾忌的领袖轻易地就能操纵群众的恐惧和挫折感。” [注4]

  特朗普最频繁享有的称号就是demagogue(煽动者,蛊惑人心者)。他争取选民靠的也是诉诸他们的情绪而不是理智。比如,他发表散布仇恨和制造分裂的过激言论去迎合选民的怨气,宣泄选民的愤怒。他宣称“我爱教育程度不高的人”,以此来激起选民心中的火焰。当有抗议者进入他的竞选会场时,他说他恨不得用拳猛击那人的脸,这使会场上支持他的选民们的情绪急剧升温。

  安东尼成功地使罗马平民转而支持他这个凯撒的亲信,其主要策略是激发他们对凯撒的疯狂热爱。特朗普,作为曾经的电视真人秀明星,自然也极善于激发选民对其本人的热爱。支持特朗普的普通民众常打着“我们热爱特朗普”的标牌。这其中也包括不少来自中国大陆的年轻人,[注5]虽然特朗普的仇外言论中最主要的攻击对象就是中国。总之,特朗普居然还能赢得海内外不少中国人的支持和崇拜这一点,也说明他的狡诈不亚于安东尼。

  [注1] [注4]Charlse McNulty, “Could Shakespeare Have Foreseen Trump?”, Los Angeles Times, May 29, 2016

  [注2]George Skelton, “Some Republican Primary Voters Put U.S. before Party”, Los Angeles Times, June 9, 2016

  [注3] 徐贲,《莎士比亚<裘力斯·凯撒>中的政治与人性》

  [注5] 参看“‘Tian-Tian’Wang: Chinese-Americans Support Trump Because He Is the Alpha Male the World Needs”,“ Meet the Chinese American supporters of Donald Trump”以及 “Introducing Donald Trump's biggest Chinese American fan club”报道。

责任编辑:刘芳 | 版面编辑:陈华懿子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陈锦华 杭州师范大学 没眼人视频 电影票房排行榜 疯狂的榛子 阿巴斯 中部战区领导班子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武汉被淹别墅原图 太湖水位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河南新乡暴雨现场直播 雷洋案最新消息 快鹿集团 郭子玉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