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资讯正文

作家、翻译家杨绛去世 享年105岁

2016年05月25日 15:49 来源于 财新网
杨绛生前以翻译、小说、剧作、散文作品名世,笔调朴实简白又不失冷隽幽默。其代表作品有剧作《称心如意》、小说《洗澡》《洗澡之后》、随笔《干校六记》《我们仨》《走到人生边上》、译著《堂吉诃德》等
图说:杨绛,1911年7月17日生于北京,本名杨季康,江苏无锡人,中国著名的作家,戏剧家、翻译家。编辑:杜广磊 图/视觉中国
杨绛:“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财新网】(记者 陆跃玲)据新华社报道,著名作家、翻译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杨季康(笔名杨绛)先生,以105岁高龄于2016年5月25日1时10分逝世。

  杨绛生前以翻译、小说、剧作、散文作品名世,笔调朴实简白又不失冷隽幽默。其代表作品有剧作《称心如意》、小说《洗澡》《洗澡之后》、随笔《干校六记》《我们仨》《走到人生边上》、译著《堂吉诃德》等。她的终生伴侣钱锺书学贯中西,知识渊博为人所知,但在钱锺书心中,妻子的才学远超自己,称她是“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杨绛原名杨季康,1911年出生于北京,祖籍江苏无锡。父亲是江浙知名的律师,家庭的熏陶影响,杨绛从小热爱读书,文笔出众。青年时,杨绛立志考入清华大学外文系,后因南方没有名额而转投东吴大学。1932年,东吴大学因学潮停课,21岁的杨绛与朋友一起北上,借读于清华。期间,杨绛尝试创作小说,其处女作《路路》备受当时任课教师朱自清的欣赏,亲自推荐至《大公报•文艺副刊》发表。

  上世纪40年代,杨绛在全力辅助钱锺书创作《围城》之余,以“业余新手”的身份,创作了四幕剧《称心如意》。剧本搬上舞台后一鸣惊人,赢得阵阵喝彩,她所署的笔名“杨绛”也就此叫开。这部剧在此后60多年来持续被演绎,展现出惊人的舞台生命力。

  此后她又一鼓作气创作了《弄真成假》《游戏人间》等剧作。好友李健吾曾评价,“第一道里程碑属诸丁西林,人所共知,第二道我将欢欢喜喜地指出,乃是杨绛女士。” 夏衍看了杨绛的四幕话剧《称心如意》的演出之后说:“你们都捧钱锺书,我却要捧杨绛!”

  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后,杨绛从清华调入文学研究所外文组(即后来的社科院外文所)工作,自此她便把阅读和研究外国文学作品视为自己的毕生事业。她的翻译风格自成一家,美学家朱光潜被学生问及“当代谁的翻译水平最高”时曾回答:“诗歌翻译属卞之琳最好,理论翻译我算一个,散文翻译属杨绛最好。”

  1958年,杨绛开始自学西班牙语,为翻译《堂吉诃德》做准备。1965年,第一部《堂吉诃德》译完。译稿后来历经“文革”的摧残,九死一生,于1978年才得正式出版,首印十万册当即售罄,被公认为迄今最优秀的译本。杨绛通晓英语、法语、西班牙语。除《堂吉诃德》外,她还翻译了西班牙小说《小癞子》、法国文学名著《吉尔•布拉斯》,晚年又开始翻译柏拉图对话录《斐多》。

  “文革”期间饱受种种磨难,杨绛却没有激烈控诉,而是写了一本平静温和的《干校六记》,记录那个年代干校生活的琐事,不动声色,不放悲声,淡然处之。

  1988年,杨绛的长篇小说《洗澡》出版。小说展现了各类知识分子在建国初“三反”运动中的众生相,后被施蛰存誉为“半部《红楼梦》加上半部《儒林外史》”。

  杨绛与钱锺书伉俪情深是一段文坛佳话。两人自1935年结婚,到1998年钱锺书因病逝世,携手相伴走过63年。在短篇小说集《人•兽•鬼》的自留样书上,钱锺书写道:“赠予杨季康,绝无仅有地结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妻子、情人、朋友。”

  1994年,钱锺书卧病在床,杨绛风雨无阻在医院探视照顾。不久,两人的独生女钱瑗亦因癌症住院。杨绛怕刺激钱锺书,始终隐瞒女儿生病的事实。直到女儿去世,她亦因担心病中的钱锺书接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打击,不敢去追悼会送女儿最后一程。她送去一个花篮,素带上写着:“瑗瑗爱女安息!爸爸妈妈痛挽。”过往者无不泪下。

  据杨绛好友吴学昭回忆,钱锺书后来病情日趋严重,身体逐渐虚弱。“起先杨先生去探望,两人见面总说说话;后来钱先生没有力气说话,就捏捏杨先生的手回答问候;再后来,只能用睁眼来招待杨先生的到来了……钱先生不论被病痛折磨得多么困乏无力,每天探视时间一到,定必使劲睁眼迎候杨先生。”

  1998年冬天,在女儿去世一年多之后,钱锺书也跟着离世了。杨绛一直陪送钱锺书的遗体到焚化炉前,久久不肯离去。好友吴学昭得知噩耗,打电话想安慰她,没想到杨绛“竟然十分平静,叫我放心,她挺得住,还有许多事要做”。

  钱锺书去世后,杨绛以90岁高龄投入到柏拉图对话录《斐多篇》的翻译中。译作十分成功,首印一万册很快脱销,香港、台湾相继出版此书。此后,她又马不停蹄地投入到钱锺书手稿的整理出版工作中,将钱锺书 七万多页“天书般的手稿与中外文笔记”进行修补、分类整理。

  2002年冬,杨绛终于有时间定下心来写《我们仨》,这是她女儿生病住院时,想写而未完成的遗作。杨绛的散文平淡质朴,有如清茶一般余味悠长。《我们仨》写尽了杨绛对丈夫和女儿的深切思念,读来让人动容不已。在第二部中,杨绛痛苦地写道:我们仨失散了。

  同年,杨绛以全家三人的名义,将高达1000多万元的稿费和版税全部捐赠给母校清华大学,设立了“好读书”奖学金,以资助困难学生。

  杨绛在百岁之际曾表示,“我生边缘的边缘,我无法确知自己还能往前走多远,寿命是不由自主的,但我很清楚我快‘回家’了。我得洗净这一百年沾染的污秽回家。我没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感,只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过平静的生活。细想至此,我心静如水,我该平和地迎接每一天、过好每一天,准备回家。”

  如今,她回家了。

责任编辑:刘芳 | 版面编辑:王文远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陈锦华 路边野餐 最新电影票房排行榜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延迟退休最新消息 机场 skytrax 洪灾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雷洋案最新消息 中国南海最新消息 曹建方 刘小华 快鹿集团 雷洋事件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