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阅读正文

孟德斯鸠,一块分割黄金的宝石

2016年05月20日 09:14 来源于 《财新周刊》
贤人难得,因它是时势下的产物。社会环境必须稳定而开化到了一定的程度,社会上的人,能够耐心地因为一个人的才学、思想、情怀而传播他的名声

文 | 云也退

书评人

  曹操养了一只鸟,它的名字叫“孟德’s鸠”——这是我这个深度文字癖以前编的一个小笑话,借以拉近孟德斯鸠与中国人的距离。孟德斯鸠的书,是那种十几岁就知其名而永远不会想到去读的:《论法的精神》,我敢说,十个知道它的人里有九个把它断句为“论法/的精神”,而不是“论/法的精神”。

  “启蒙思想家”的筐子有点大,里面的人却没几个:伏尔泰、卢梭、狄德罗、孟德斯鸠。分开来看,每个人都大不相同。伏尔泰是清流,有了情绪就写,看见不顺眼就开骂,出了错后立刻用更多的文章来覆盖掉,后世只有萨特是他的类型;编《百科全书》的狄德罗像是个纯学者,戴一千多度眼镜片的那种;苦出身的卢梭当然是憋了一肚子火的革命家,尽管很多人乐于为他翻案,而且似乎也已经翻过来了。

  孟德斯鸠,他算是哪一型的呢?

  他是老大哥,生活的年代最早,1689年生,1755年去世时路易十五还年富力强;他出身外省波尔多,一生都在向巴黎靠近,太近时又自动疏远;他的书不多,每本都倾注心力,还有极重要的一部《随想录》留存。他不狂狷,却很清高,行事又不无谨慎,在《论法的精神》发表时,他尽其所能隐姓埋名,然而他在日内瓦的合作伙伴韦尔内给他写了一封信,信中说:“作者的名字不可能长久隐匿,因为除了你,谁能写得出这样一部书?”

版面编辑:王丽琨

这是一篇《财新周刊》收费文章,登录后每月可免费阅读5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陈锦华 亚尼记录没眼人 电影票房排行榜 疯狂的榛子 武汉被淹别墅原图 太湖水位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快鹿集团 雷洋案最新消息 曹建方 郭子玉将军 田修思被查 雷洋事件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