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资讯 > 正文

翻译家、出版家屠岸逝世 享年94岁

2017年12月17日 09:4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屠岸从少年时代开始写诗、译诗,代表译作有《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济慈诗选》等。 他晚年曾有总结:“我没有加入任何宗教,但诗歌是我的宗教。”
资料图:屠岸。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刘爽爽)据人民文学出版社消息,2017年12月16日下午5点,诗人、翻译家、出版家、文艺评论家屠岸,在京逝世,享年94岁。

  屠岸一生著述颇丰,有诗集《萱阴阁诗抄》《屠岸十四行诗》《哑歌人的自白》、散文诗集《诗爱者的自白》、文化随笔《倾听人类灵魂的声音》、文学评论集《诗论·文论·剧论》、散文集《霜降文存》、口述自传《生正逢时》等。

  他从少年时代开始写诗、翻译,代表译作有《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莎士比亚历史剧《约翰王》《济慈诗选》等,《济慈诗选》译本曾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翻译奖。

  新诗史的见证人

  屠岸1923年出生于江苏常州,本名蒋壁厚,出身名门,是周有光的表弟。他的父亲蒋骥曾到日本留学,是一位建筑师和土木工程师。他的笔名屠岸取自母亲。他的母亲屠时1912年毕业于常州武进女子师范学校,是该校第一期毕业生,曾在多地中学执教,写诗、作曲、绘画、弹琴样样皆通。

  屠岸幼时就很喜欢听民谣山歌,母亲常常教他用常州的古调吟咏诗词。在母亲的严格要求下,屠岸自幼背诵唐诗宋词,母亲会在书中夹满写有数字的纸条,屠岸背过一遍就抽出一个数字,直至纸条被全部抽出。

  在编辑家、出版家、文学评论家、翻译家、诗人等众多称谓中,屠岸最为看重的是诗人的身份。但他从不给自己挂上诗人的头衔,退休后,他在名片上只写自己是“诗爱者、诗作者、诗译者”。他认为“诗人”的称号很神圣,是至高无上的,自己还不够。

  

1
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屠岸1940年代初正式从事诗歌创作,写于1941年的《参与商》,是今天能见到的他第一首新诗。1941年,还在读高中的屠岸就开始写散文诗投稿,多写白话新诗。他自称受冯至、艾青和卞之琳的影响较大,比较注重诗的语言提炼和表现张力。屠岸大学考入上海交通大学铁道管理系,课余写诗译诗。1948年,他出版了自己第一部诗歌译作《鼓声》,主要翻译美国诗人惠特曼的诗。1950年,屠岸翻译出版了《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

  中国古代诗人中,他更亲近杜甫,因为小时候因战争随家人逃难,从常州到武汉、广州、香港,颠沛流离,而杜甫身经安史之乱,也是一路逃难。相似的经历使得屠岸读杜诗备感亲切。

  英国诗人济慈是屠岸最推崇的现代诗人。一方面,他们二人有着相似的生死经历,屠岸也曾在22岁时患肺结核,感情上常常被其打动;另一方面,他和济慈有相似的美学观点,济慈在《希腊古瓮颂》里讲到“‘美即是真,真即是美’——这就是你们在世上所知道、该知道的一切。”屠岸非常认同这个观点,这两行诗也成为他的人生箴言。

  因而,屠岸说:“真正要译好一首诗,只有通过译者与作者心灵的沟通,灵魂的拥抱,两者的合一。”

  屠岸爱诗成痴,他曾半夜诗兴大发,激情高声朗诵自己的诗作,读到“天地坛起火了”一句,不仅惊醒了邻居,还引起一场虚惊,邻人自此将他称为“诗呆子”。

  直到近年,他仍在坚持诗歌创作。评论家骆寒超在《屠岸论》中,称屠岸为“从1940年代迄今这一长段新诗史的见证人”。

1
屠岸手稿 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

  屠岸还带动全家爱诗、写诗,太太章妙英曾写诗:“早岁识君诗,清新如其人。嫁人还嫁诗?白首犹未明。”2003年,屠岸以外孙“晨笛”的名字命名了一个“晨笛家庭诗会”,逢周末或节假日以专题形式,探讨不同诗人、诗作,每一场都有主讲人,全家人轮流上阵,俨然个个是专家。屠岸以“常州吟诵”的方式朗读中国古典诗词,往往是诗会上的重磅节目。他和周有光都是这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性传人”。

  诗歌是他的精神寄托。在饱受失眠折磨的夜晚,屠岸靠着背诵济慈的《秋颂》、白居易的《长恨歌》、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才得以入睡。

  因而,他晚年曾有总结:“我没有加入任何宗教,但诗歌是我的宗教。”

  因说真话命运坎坷

  从1973年到1987年,屠岸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了约十五年。其间,经历了“文革”“四人帮”倒台,一直到改革开放。

  屠岸和郭沫若叫板的事在社里广为流传。上世纪50年代,郭沫若根据英译本翻译了波斯诗人奥马尔·哈亚姆的《鲁拜集》。在人文社出版后,屠岸发现其中有一些误译,便去信商榷,偶遇郭沫若时,又当面质疑。最后迫得郭给编辑部写信:“我承认屠岸同志的英文程度比我高……”

  也是这份“真”,让屠岸命运坎坷。

  “屠岸1946年加入中共地下党,算是老革命。作为诗人,他13岁开始写作,上世纪40年代已小有名气;作为翻译家,他17岁开始译英文诗,1950年,已经在国内出版了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第一个中文全译本;作为文学评论家,上世纪50年代他担任《戏剧报》编委兼编辑部主任,撰写过不少理论文章,有时还要为报纸写社评。按理说,他政治上可靠,业务上过硬,有这样好的条件,应该是前程似锦,一切都顺风顺水。然而他的路并不平坦。”出版人李昕在《君子屠岸》一文中这样写道,他曾在人文社与屠岸共事。

1
《济慈诗选》屠岸 译

  1955年,屠岸因“胡风案”受牵连,被撤销党内职务;1957年,他在“大鸣大放”中直言批评一些党员干部不懂文艺,作风粗暴,主张领导干部要由民选产生,再报上级党委批准,这种言论在当时属于“极右”,遭到猛烈批判;1966年“文革”开始,他因在1957年发表过“大量的、系统的”反动言论,被认为是“浸透了资产阶级灵魂的知识分子”和“政治上反动”的“漏网右派”,在批斗中受尽折磨,曾试图自尽。

  李昕说:“屠岸是一个崇尚本真,单纯善良的文人,但政治运动来了,有时真话不能说,却不得不说些违心的话。”这更令屠岸不堪忍受。在这种生存环境中,从1955年起,屠岸便患上了焦虑症。

  出版届往往是政治审查的“前锋”。在担任人文社总编辑期间,屠岸为“防止政治上‘触雷’”,殚精竭虑、受尽折磨。那时清除精神污染、批判人道主义和“异化论”轮番而来,屠岸作为总编辑,总要在会上传达一些最新政策,说一些自己并不认同的话。

  运动过去,屠岸始终不能释怀,曾找到那些自己误伤过的人,登门道歉。剧作家田汉在“文革”期间含冤而逝,屠岸没有机会当面道歉,令他遗憾终生。

  屠岸始终住在50年前,在《戏剧报》工作时单位分配的破旧楼房,他从来没到出版社争过房子,甚至还为自己的家写过一篇《斗室铭》,戏称“室不在大,有书则香。虽是陋室,惟吾独享”。

  2016年3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八卷本《屠岸诗文集》。

  在该书前言里,屠岸女儿章燕评价父亲:“真善美是莎翁十四行诗主题最集中的代表,真善美也是父亲一生不懈追求的鹄的。在他的诗中,在他的文里,我们看到的、感悟到的,无不是他对永恒的至真至善至美的崇尚和追寻:真是他的坦荡,他的诚挚,他的磊落;善是他对人的善解和宽厚,对人生、对生命、对祖国、对亲朋的挚爱;美是他的谦慎之风,他的矜持与飘逸,他高洁的心灵。对真善美的追求使他的一生虽经历坎坷,却永不却步,虽命途多舛,却老而弥坚。”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王永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钓鱼台七号院 吴晓灵 同洲电子 无法控制 奥凯航空 东江环保 武警工程大学 人工心脏 嘉能可 货币政策 网贷天使 政法委书记 粤传媒 负面清单 转移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