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生死疲劳》的社会议题——莫言小说解读之三

2012年11月23日 16:36 来源于 财新网
这孩子的生命岌岌可危,急需有人研制出根治其病的药方。小说就这样结束,读者却难阻思绪,不禁会担心那个“婴儿”,即中国的未来

  二次革命 惊心动魄

  小说中最精彩的描写之一,就是老革命洪泰岳对党内腐败官员和非法致富的暴发户发动的“二次革命”。他最后所以采取极端行动也是有深刻原因的。

  洪泰岳是村里资格最老的共产党员,党性很强。土改时,他曾对地主西门闹说:“我作为个人,非常敬佩你,甚至想跟你交杯换盏,结拜兄弟,但作为革命阶级一分子,我又必须与你不共戴天,必须消灭你,这不是个人的仇恨,这是阶级的仇恨。”(第五章)这说明,他将个人意志完全服从于集体意志。这也是共产党的宗旨和目标。

  共产党是共产主义者的党。顾名思义,“共产”就是要消灭私有制。共产党在农村搞互助组,后来发展到生产队、人民公社,基本的指导思想就是消灭贫富差别,走共同富裕的道路。正像洪泰岳自己总结的:“走集体化的道路,消灭私有制度,根绝剥削现象,是天下大势。”(第3章)当时,“社会主义”被认为是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的过渡阶段。在农村,社会主义阶段的任务,就是把集体所有制不断扩大,最后发展到全民所有制。到了共产主义社会,一切都是全民所有,大家各取所需。实践证明这只是一个乌托邦幻想。集体所有制扩大的结果,是经济崩溃。大饥荒之后,农村集体所有制的规模就不断缩小,改革开放后又完全退回到单干。所以洪泰岳说,“辛辛苦苦三十年,一觉回到解放前”,感到“革命几十年白革了”。(第33章)金龙用新的观点解释说:“共产党领导人民闹革命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让老百姓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可是,这个理论并不能说服洪泰岳,因为他要的是“红色江山”,奔的是共产主义社会。

  洪泰岳的所谓“革命神经病”,固然是思想僵化的表现,但也反映出中国目前有关“社会主义”的理论与中国当下的实践脱节而引起的思想混乱。改革开放前的几十年,中国一直在反所谓“资本主义复辟”。依据那时的理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是针锋相对的。难怪,像洪泰岳这样完全接受当时理论的人,很难像金龙这种只是盲从的人一样转过弯儿来。

  洪泰岳采取实际行动,是从金龙提交大规模开发计划开始的。金龙“要把西门屯建成一个完整地保留着‘文革’期间面貌的文化旅游村。报告中还说,游完‘文革’期间的村庄,我们马上就会把他们送入酒红灯绿、声色犬马的现代享乐社会。他野心勃勃地要把西门屯往东、直到吴家沙嘴的土地全部吃掉,建成一个世界最高等级的高尔夫球场,再建一个集天下游玩项目之大全的娱乐城。他还准备在吴家嘴沙洲上建成一座像古罗马宫殿一样的洗浴中心,建一个像美国拉斯维加斯那样大的赌城……。”(第43章)这个计划,受到庞县长的支持。她要求“先期投资三千万元,由各银行统筹解决,然后组成招商引资团,吸引国内和海外投资”。从金龙日后挥霍贷款来看,这可说是一个典型的官商勾结的例子。

  在“文革”中倍受屈辱的洪泰岳,自然不能容忍金龙建那个包括戴高帽游街项目的“文革”旅游村。不过,他主要反对的还是强占农民的土地,建“资产阶级乐园”。土改时,对于西门闹那样以智慧、勤劳致富的地主,洪泰岳都要革其命,现在哪能容忍像金龙这样非法敛财的全县首富。

  洪泰岳先是组织那些上访农民举着“还我土地”“打倒贪官污吏”等标语,到县政府示威抗议。在上访者围堵和打砸副县长的车时,他还大叫:“要文斗不要武斗。”结果,警察释放了催泪弹,洪泰岳遭到拘留。这使他怒火中烧:“你们拘留一个毛主席的忠诚战士!你们拘留一个反腐败的勇士!……”这个老革命,现在又有了新的斗争目标,那就是腐败的官商。

  农民的抗议示威活动没起任何作用,村里已开始拆房子,田野里的挖土机也在动工。从监狱里放出来的洪泰岳,决定采取暴力革命的方式。就在金龙安葬他母亲的时候,洪泰岳出现了。

  他穿着一身破旧的、土黄色的军装,腰里扎着一圈粗大的红色雷管。他高高地举起一只手臂,大声吼叫着:

  “同志们,无产阶级的兄弟们,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和毛泽东的战士们,我们向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全世界无产者共同的敌人、地球的破坏者西门金龙展开斗争的时刻到了!”(第52章)

  熟悉当年的革命术语的人,读了洪泰岳喊的这段话都会哑然失笑。特别是列宁的全名,当时的年青人都能流利地说出来。不过,洪泰岳的口号里还多了一个时髦的词——“地球的破坏者”。这一点颇耐人寻味。在提倡艰苦朴素、反对铺张奢侈生活上,时下的环保主义和革命时期的中国有相似之处。不过,那时并没环保意识,“与天奋斗”和“与地奋斗”的结果,是破坏了环境。在保卫地球上,洪泰岳倒挺与时俱进。

  接下去这段对话,也引人深思:

  “洪泰岳,我是中共高密县委书记庞抗美,我命令你,立即停止你的愚蠢行为!”

  “庞抗美,别给我摆你的臭架子!你算什么中共县委书记?!你和西门金龙勾搭连环,狼狈为奸,在高密东北乡复辟了资本主义,使红色的高密东北乡,变成了黑色的高密东北乡,你们是无产阶级的叛徒,是人民的敌人!”

  洪泰岳根本不承认庞抗美是中共县委书记,那倒不是因为她不是老百姓选举出来的。在革命时代,村干部有民选出来的,但县一级的干部也都由上面指定。洪泰岳不承认庞抗美是中共县委书记,主要是她和不法商人勾结,“复辟资本主义”。在脑子还没转过弯儿来的洪泰岳看来,共产党和资本主义是水火不相容的。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工人及贫雇农)的政党,应当代表最贫穷人民的利益。庞抗美维护富商的利益,坑害老百姓,连中共党员都不配当,怎么能当中共县委书记呢?洪泰岳的看法,在当下的中国,肯定不只是得“革命精神病”的人才有。

  结果是洪泰岳抱住金龙后拉响了雷管,两人同归于尽。在快断气时,洪泰岳还唱起了《国际歌》。洪泰岳没伤害无辜平民,所以称不上是“恐怖分子”。他采取了董存瑞那样的方式,与敌人同归于尽。作为患有疑似“革命神经病”的人,他肯定认为,自己是在进行第二次让“穷哥们儿时来运转”(第5章)的无产阶级革命。

  有关洪泰岳“二次革命”的描述,揭示了当前中国社会存在的深刻危机,也让人们警惕可能发生的严重后果。

责任编辑:宋宇 | 版面编辑:宋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