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专栏作家

断网与求生

2017年12月30日

用天价版权转化为获客成本,达成迅速聚拢用户的战略目标,那你得扛得住,最难的是没有人明确知道扛到何时是个头啊

我们身边的伯德小姐

2017年12月30日

亚裔家长通常都会无条件支持孩子接受高等教育,即使砸锅卖铁也在所不惜,然而我们仍然有可能遭遇这样的困境:感动的只是自己

论语拾题 | 见不见南子,这是个问题

2017年12月30日

理也罢,道也罢,蔑视众生的理由太容易找了,一旦找到,让大千世界坍缩入自己的小我,真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世界征服者的最后一幅肖像

世界征服者的最后一幅肖像

2017年12月29日

没有人能窥测穆罕默德二世的弯刀会挥向何方,在一次与属下的欢宴中,他曾说:如果我的胡须知道我的(军事)秘密,我会毫不犹豫地将它拔掉

阉唱歌王的穿越

2017年12月29日

十八世纪是阉唱者的黄金时代,很多为人父者把有声乐天赋的男童送上这条道路。但成为法里内利这样的名旦,却不是人人有份的事

“娜拉出走”的百年之争

“娜拉出走”的百年之争

2017年12月29日

一百年后,《玩偶之家》的中国导演们似乎认为男女平权问题在中国已经解决了

谈桑德海姆,就像谈莎士比亚那样

谈桑德海姆,就像谈莎士比亚那样

2017年12月27日

桑德海姆很少写那些欢乐满人间的温情剧作,作品时而黑暗,时而残酷,对人性的讽刺可以用尖刻来形容

作为社会纪实主义的真人秀

2017年12月23日

在英国,总有不同意见会以生动活泼的方式冒出来,“荒岛求生营”就是对这大英腐国新文明的反挫以及进攻

权利比“真相”更重要

2017年12月23日

如果一个社会只有“大多数好人”的权利得到保护,那么每个人的权利也都岌岌可危。因为“好人”不是自封的,每个人都可能被划出去

拉什迪的川普时刻

拉什迪的川普时刻

2017年12月22日

萨尔曼•拉什迪的新书《戈尔登一家》中,年逾古稀的房地产商老戈尔登出于对奥巴马的憎恨,开始对参与政治有了兴趣。这个过程,铺叙出一个产生川普式人物的社会图景

“识其小”,“不苟且”

“识其小”,“不苟且”

2017年12月22日

胡适对梁启超、冯友兰、钱穆,连发三枪,口口声声说的是证据,殊不知他的子弹,击中的全是本民族思想的根本致命伤——逻辑思维与思辨精神的缺乏

公主病的前世今生

公主病的前世今生

2017年12月21日

这是一幅有趣的画。因为镜子的介入,画面空间出现了奇异的叠加。因为空间的叠加,画作者与画中人之间呈现出一种反逻辑的指认关系

杜甫墓前

2017年12月16日

和其他地方我见过的古迹不同,杜墓周围一无所有,历代名流的题诗,怀杜亭一类的建筑,一个都没有

盖蒂中心二十年

盖蒂中心二十年

2017年12月15日

作为一个飞行焦虑症患者,石油大王保罗•盖蒂终其一生,都无缘亲见自己出资建立的文化庙堂

美人计:朱迪斯与西施比较

美人计:朱迪斯与西施比较

2017年12月15日

朱迪斯成为女人战胜权势男人的象征,西施则因成为权势男人的牺牲品而得到同情

养孩子的焦虑

2017年12月08日

在孩子面前我们可以装作什么都懂。其实我们并不懂。我们不确定对与错能延伸到哪里,更不明白它值得我们战斗到什么程度

财富与死亡

2017年12月08日

平日里与朋友们聊天,问及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答案不一,意思差不多,莫过于“人在天堂,钱在银行”。宿命与欲望有着永恒的纠结

莫迪里阿尼的面具背后

2017年12月08日

在美国的孤立倾向日渐严重,英国进入脱欧程序的政治气候下,推广莫氏在其作品和经历中折射出的普世主义情绪,也是一种虚拟抗议

情人眼里出情人

2017年12月08日

作为读者,我知道如何确认我自己读的到底是小说还是散文。分水岭就是,小说让我读进去,散文让我读出来

以怀念之名升级一下革命友谊

以怀念之名升级一下革命友谊

2017年12月07日

没有什么能征服怀疑一切的库尔贝,除了否定一切的蒲鲁东。当全法国最高傲的艺术家,遇到全欧洲最高傲的理论家,唯有心悦诚服

体育郑重写作的英国样本

2017年12月02日

体育书籍不仅仅是教人如何在产业搏击中立于潮头,或是巨星鸡汤般的应景自传,它应是以体育作为历史和文明的切口,深深进入时代的背后

来自亡灵国的鸡汤

2017年12月02日

墨西哥人认为生与死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当生命周期结束,死亡周期就开始了。死者在亡灵国继续生活,每年在亡灵节这天回家走亲戚

罗朱之恋与“爱情圣地”

罗朱之恋与“爱情圣地”

2017年12月01日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尽显辉煌壮丽,而所谓的故居则让人联想到丑恶的性骚扰

在希望与恐惧之间悬虑着

在希望与恐惧之间悬虑着

2017年11月30日

“梅杜萨号”惨剧无疑是一桩旷世丑闻,可正因为如此,路易十八政府必定要着意掩盖。报屁股上短消息一则,肖马尔判刑三年。是可忍,孰不可忍

论语拾题 | 毋必

2017年11月25日

越是精深的想法,推之于用,越需要精细的观察,慎重的考虑,因为这类思想没有“必”可言,但对一些人来说,这偏偏是思考的休息之处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龚正 薄熙来案二审宣判 辅仁药业 薄熙来二审维持原判 武警部队 香港经济 一致行动人 银监会 谢伏瞻 东江环保 三个有利于 版税率 国家统计局数据库 无法控制 南华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