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化 > 文学 > 正文

家当

2017年09月11日 11:35 来源于 《财新周刊》
可以听文章啦!
有一晚我听见柜肚子下吱吱响,似乎特别热闹。天明一看,柜底有一个洞,运出的玉米撒了一路。没想到这么厚实的银柜也会被老鼠的尖牙凿穿
在浙江丽水青田万阜乡,74岁的董碎楷和66岁的蒋真妹坐在自家家当中合影。家当有旧式的木箱子、电视机、木桶、橱柜、簸箕……应有尽有。
 

文 | 袁凌

作家

  房屋里有一口黑漆大木箱。

  爸妈睡的才叫房屋,其他叫火屋或堂屋。房屋里的光线黑暗,带点湿润的地黑得发出一种幽幽的光。木箱子的黑漆更光滑,能当镜子照人的脸。漆得这么光,因为它是妈妈的陪嫁,方方正正的,没有什么可挑剔。箱盖带着一把大铜锁,锁搭子是颜色有些暗的白铜,锁是同样褪色了的黄铜,老式的细长方形,像一把琴挂在锁搭上。开箱时,像开抽屉那样把锁舌抽出来,锁变得更长,关上箱子,又轻轻地按进去,发出轻微的一声响。

版面编辑:许金玲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硬座 alphago e租宝 东部战区 李克 强奸罪 中央军委 bdi 洛克菲勒中心 电e宝 存贷比 立法法 无法控制 非洲象 刘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