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赤龙》连载 第一章《命案》(三)
2017年07月07日 09:00 发表

  袁彬用镊子小心地夹着那只死蜂,让杨继宗仔细看,一面问道:“这可就是那冰蜂?”问的虽是杨继宗,其实却是在问方天保。

  方天保是六扇门里的老手,怎会不知,也趋近了细看,再退回半步,回道:“小人也从来没有见过冰蜂,只是当年跟着我师父办案的时候,听他老人家说起。这冰蜂出自西域大雪山中,头腹鳞翅都是白色,而且晶莹透亮,所以才叫作冰蜂。眼下这虫子模样古怪,绝非常见之物,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冰蜂了。”

  众人都不由点头,等着下文。

  方天保接着说道:“听我师父说,这冰蜂有剧毒,人被它蜇了,当下并不觉得有多厉害,但不用半个时辰就会昏厥,一个时辰就会断气,无药可救。这毒虫蜇过人却也立时即死,所以平常并不会蜇人,却唯独受不了天竺香的诱惑。当初我师父他老人家办过一件案子,被害人就是让人先抺了天竺香,又放冰蜂蜇死的。刚才检查尸首的时候我也注意了,他脖梗处似还有微微的天竺香痕迹。”

  几个锦衣卫番役听了,又忙抱住那吕大相的头颈狂嗅了一番,才都点头道:“确实还有微微的香气。”

  杨继宗又问:“各位军爷以前可曾见过这毒物?”

  几个番役互相看了看,“不要说见,就是听也是今日才得听说。”说罢想起这是个增广见闻的绝好机会,就又把袁彬手里的死蜂讨了去细细看起来。

  袁彬把吕大相的尸身又仔细查看了一番,才走到院里,去查看门窗,见窗户都因冬日是用高丽纸糊死的,显然没有开过的痕迹。因刚下过雪,窗沿下几行脚印甚是清晰,一问,都是一早伙计察看时留下的。窗户纸上有一处破洞,同样是伙计一早查看时捅破的。显而易见,昨晚吕大相住进来以后,不可能有什么人进过这屋。

  杨继宗一面看着袁彬勘查现场,一面心里盘算:这冰蜂如此希罕,用它来杀人的,绝非等闲之辈,看来这死者吕大相也大有来头。既然吕大相昨晚住店之后就一直封门锁户,与外面隔绝了来往,那竹管、冰蜂等物一定是在他进住之前就放在房间里的,当然更可能就是由他本人自己带进来的。如果猜得不错,应该就在昨日傍晚,有一位高人,不知用了什么妙法,哄骗着这个吕大相一面抺了天竺香,一面袖了杀人毒蜂,单等酒足饭饱安睡之前,放出毒蜂来杀了自己。如此处心积虑,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了什么呢?

  杨继宗越是琢磨,越是对这个案子深感兴趣,很想找来昨天在茶楼伺候的伙计细问究竟,看看能不能找到些蛛丝马迹。因对袁彬说道:

  “袁兄,刚才我们也讯问过这里伙计,说是这吕大相昨日一直在茶坊里吃茶,因晚了,出不了城门才在这里住下。既然这客房密不透风,不可能有人进来作案,那么设计杀人必定都是在吕大相住下闭门之前。要么是在茶坊中有人做下手脚,要么是这客栈中有人在他入住之后关门之前用了什么手段。现在趁着人死不久,拙见以为要赶快讯问相关之人。”

  袁彬见这位举人推断得情理分明,笑道:“看来杨兄还真是个内行。这起命案十分古怪,定然不是普通的图财寻仇,既然让我们锦衣卫碰上了,自然要管。但这京城里面的事儿盘根错节,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挨上了哪家大宅门。大年下的,我看杨公子就不必跟着搅这趟混水了。”

  转头又对方天保说:“回去禀报你们太爷,就说这宗命案由我们锦衣卫接了,不用宛平县再来操劳辛苦。”

  才又对杨继宗一个长揖道:“今日得见杨公子,觉得甚有眼缘,也算是三生有幸,日后定要到宛平县拜望。”其实已经在下逐客令了。

  第一章《命案》(四)将于本周日(7月9日)更新,敬请期待。点此返回目录。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1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作者感言
苗棣

新书开张了!

2017-07-03
《赤龙》连载
  • 作者:苗棣
  • 类别:历史传奇

全本定价(¥0.00元)

订阅
【小说简介】
明朝的天顺年间接连出了几件大事。天顺元年(即景泰八年,1457年)的夺门之变让一直被囚禁的太上皇咸鱼翻身,复辟重新作了皇帝。《赤龙》以史料为纲,增加传奇、悬疑、推理色彩,讲述这场明英宗复辟的“夺门之变”。小说中大部分人物,在《明史》中都有传可查,因此虽然表层内容多为虚构,但大形势大背景全部符合历史真实。
【订阅须知】
1.明朝历史传奇小说《赤龙》, 2017年7月3日起,每周一、周三、周五、周日更新,前言及前四章可免费试读。
2. 本产品为付费订阅产品,价格为39元,订阅成功后,即可阅读从2017年7月3日以来本产品的所有连载内容;
3. 阅读权限自您购买成功当日起开通,登录后可在财新网Wap端\财新网PC等多渠道无障碍阅读;
4. 本产品为虚拟内容服务,一经订阅成功概不退款,请您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