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佛罗伦萨:获救的美

2017年03月13日 10:21 来源于 财新网
这些文物的修复工作,很多直到今年才告完成,其中涉及各种高度专业化的知识和技术,很长时间不为一般人所知

  【财新网】(特约文化记者 李大卫)假如近日有计划去佛罗伦萨,这是一个不该错过的展览。任何一个来自古老国家的旅人,对此都不可能无感。展览叫做《佛罗伦萨1966至2016,获救的美》,地点在美第奇宫,按照当地人的说法,它的主题就是纪念“那次洪水(l’alluvione)”爆发半个世纪。

  所谓“那次洪水”发生在1966年11月3日到4日。那天,阿尔诺河堤岸被一场大水冲垮,山洪以四十多公里的时速冲过佛罗伦萨老城,造成排水系统超载。那次洪灾五百年不遇,造成三十余人丧生,文物损失则不计其数。高达将近四米的水位,意味着沿河的众多古迹在劫难逃。这其中,包括国立中央图书馆、乌菲奇美术馆、圣母百花大教堂,这类名胜。美第奇宫也在受灾之列。毕竟这是全球文化遗迹密度最高的城市。两天之后,当水位降至正常高度,城中街道已经积满淤泥和垃圾。

  作为一次回顾五十年前历史的展出,美第奇宫的《获救的美》,已经把着眼点从大水灾,转移到事后的救助行动,特别是文物及艺术遗产的救护修复工作。其中一百五十件展品,分别来自佛罗伦萨各教堂、博物馆和学术机构。这其中除了雕塑及绘画作品,遭到水淹的乐器、书籍和科学仪器,还有伽利略等历史名人的手稿。

  这些文物的修复工作,很多直到今年才告完成,其中涉及各种高度专业化的知识和技术,很长时间不为一般人所知。比如这里有一件十四世纪画家卡洛·波尔泰利的教堂祭坛画,木质的基板经过12小时浸水,造成严重膨胀和朽蚀;脆弱的颜料涂层大面积剥落。除物理损伤外,污染的河水还对颜料造成化学破坏。这就要求从事修复的技术人员,重建颜料涂层之间的结构关系,过程极为繁琐。所幸当年参与营救的专家,把纸贴敷在尚未干透的画面之上,避免了颜料的脱落。

1

  这种显微镜下的工作,远比任何描述更为复杂。在修复纳尔蒂尼所作的一件祭坛彩画时,技术人员发现当初为保护涂层覆盖在画面上纸张,被颜料中的胶质成为牢固粘着,要比污染物更难清除,于是必须把原本布满裂纹的颜料,一点点剥离背板,除掉杂质后,再依照原样重新固定会原位。展品当中还有很多文艺复兴时代的乐谱、书册,及历代名人手稿,已经无法恢复原状。而已经完成修复的作品,这里提供的图片,呈现当年水淹之后的残损状态。

2
3
  五十年前那次灾难,很大程度上由于政府的不作为。除了机构之间功能重叠造成的扯皮,政出多门,还有官僚作风严重和资金短缺。为修建防洪堤坝征用私有土地,也会面临诸多法律难题。按照报道中的说法,此后阿尔诺河此后得到持续疏浚,上游的堤坝也得到增高和加固。笔者此次停留佛罗伦萨期间,也曾遇到三日连降大雨,出行虽有不便,但也只是略有不便。

  当年水灾爆发后,全球曾有不少人士施以援手。画家毕加索捐献出拍卖新作的全部收入。其中最为人称道的,是一些称作“洪水女士”的女艺术家。最近的纪念活动中,她们当中的一些人再次重访故地,受到隆重欢迎。除美第奇宫外,佛罗伦萨还有其它场地举办大洪水纪念活动。在老城北面的圣十字教堂,同时被淹受损的文艺复兴画家瓦萨里的《最后晚餐》,修复完成后重新回到宫中的视线。

  问题在于,半个世纪以来的补救工作是否消除了洪水隐患,特别是在气候暖化的背景下,各种极端天候的发生正变得更加频繁。就像很多意大利老城,佛罗伦萨还有太多文化遗产缺乏保护,你甚至能在街上看到多纳泰罗的浮雕。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张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