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奥德赛的回归

2017年01月03日 10:05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很多古老民族都有精神回归的倾向,至于他们的目标,当然总是那些往昔的荣耀岁月。其实希腊人的故事,至今也在世界范围内发生着
资料图:希腊国家考古博物馆

  【财新网】(特约文化记者 李大卫)希腊国家考古博物馆迎来150周年建馆纪念。这座位于雅典市中心的新古典建筑建成时,这个曾经拥有古老文明的民族刚刚经过独立战争,摆脱奥斯曼土耳其的统治。对于一个几个世纪饱受异教异族统治的新国家,民族主义自然成为社会启蒙的一部分。

  这里的馆藏布设,虽有希腊诸岛不同历史时期的安排叙述,但总体上都是回顾性的姿态。它的目光瞄准两千几百年前,那段最为人知的时段,不像欧美各大博物馆惯用的那种历史进步叙事。对于希腊人,古代及古典希腊本身,就是一个现代发现。如果稍加留意,你会注意到这些古物的发现,往往是外国人的成就。其中最为名声显赫的,是德国人施里曼,也就是发掘特洛伊遗址的那位。馆中那个金面具,就是此人在迈锡尼的斩获之一。当年他曾以为那是攻伐特洛伊的希腊联军统帅,亚格曼农王的死亡面具。

  希腊人的自豪感源于他们古老的文明成就,虽然那些遗迹属于东正教之前的多神教时代。比如这里的馆藏当中,有一件古怪的铜质装置,后经研究证明,它是制作于公元前的机械计时器。他们的祖先不止擅长建筑和艺术,虽然他们在这方面的成就无与伦比(馆中的众多收藏即是明证,无需说明)。这是一个航海民族,没有机械和计算的高度发展,不可能在风浪中来去自如。

  目前的纪念展题为《奥德赛》,主题就是航海。根据荷马史诗的记述,特洛伊战争之后,希腊英雄奥德修斯远航返回故乡伊瑟佳,沿途驶过地中海诸岛,历尽险阻。这里可以看到石质的船锚,还有古人使用陶土烧制的战船模型。船艏带有撞击敌船的金属冲角,两舷排满浆手,而略为耸起的船艉,除了能让舵手容身,也为指挥官提供了更开阔的视野。这种船型属于两千五百年前,已大大晚于荷马时代,但也多少能为后人推想奥德修斯的远航,提供一点依据。

  有些文物来自一艘公元前一世纪的古沉船,其中一尊大理石男像,在海水长久的侵蚀下,已经孔穴斑驳,就像沸石一般的质地。后来的考证表明,这就是奥德修斯。尽管它早已蚀迹斑驳,却仍能看出人物目光游移,扫瞄四周的神态,非常符合史诗当中,那个献出木马计的诡诈形象。

奥德赛

  这位旖瑟佳岛之王的传奇,曾在古时深入人心,无数的碑刻和陶罐上,都有相关的描绘。当他的航船驶过赛伦盘踞的海岛,他用蜜蜡封住驾船奴隶的耳朵,再让他们把自己锁在桅杆上;于是船上只有他自己可以饱尝海妖歌声的诱惑,又不至于让船触礁。还有他如何骗过独眼巨人,把他们灌醉后逃出他们的山洞。《奥德赛》的叙事主题是一个民族智计方面的早熟。后来的雅典城邦,除航海技术外,更多继承了英雄时代的这一传统。这里有一座未完成的苏格拉底头像,暗示着很多根本性问题都有无法确定的答案。

  奥德修斯的航程是一条回归之路。很多古老民族都有精神回归的倾向,至于他们的目标,当然总是那些往昔的荣耀岁月。其实希腊人的故事,至今也在世界范围内发生着——一个小规模群体因为制度和技术突破,开始征服和扩张。伴随期间的知识扩散,又让原本落后但数量占优的人群逆袭上位,成为新的征服者。世界的权利中心也随之转移。

责任编辑:陆跃玲 |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